澳门赌场网站主页 > 澳门赌场网站 >

龙8国际pt老虎_老葡京网址

经历强台风「莫兰蒂」是怎样一种体验?

时间:2017-08-04 18:58 点击:

议论完了,观点已经很明确了,我来抒发个感情。我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历史,个人哪,从来都无法抵抗时代。现在培养过剩的生物专业phd都是时代的悲剧澳门赌场网站,按照错的服务器信息加错了技能点,组队的时候发现不需要这么多生物的,号练废了,这个是要面对的事实。人也无法抵抗命运,但是人生还长,命运才刚刚展开,你不试怎么知道,你的命是不是通过转专业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呢。什么叫顺应时代,就是加这个时代真正需要的技能点。想找什么工作,就去linkedin搜相关的职位要求,一个一个学。最好是交叉学科,能用上你所学的。coding的位置多,你就开始码,这就是供求关系,没啥议论的。什么样的人可以义无反顾的退呢?自认为是学术水平50%以下的赶紧走。我觉得过剩了至少50%,听我解释:健康时期的NIH funding rate是20~30%,中一个grant可以维持5年,一个lab五年中一次就可以持续运转,按照20% funding rate是可以实现的,没有人需要quit,大不了千老呗。但是现在funding rate 低于10%,10年中一个,一半的lab运转不下去了,千老都不好找了。觉得自己前途渺茫,对科研失去兴趣的人,在实验室没有安全感,象做奴隶一样的,也赶紧走。命运虽然不公平,但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利过有尊严的生活。极品老板不值得卖命。不要觉得浪费了1~2年青春,很可惜。你三十多岁的时候回过头来,会发现下狠心走很值得(我还小,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这转行成功的hedge fund百万哥,金融白富美,众多小码农,我都不好意思描述他们脱离苦海以后过的有多爽。还有就是念了好几年phd都不知道自己的领域是过热还是过冷,不知道前沿在哪,自己的project能不能转化,好不好拿funding的糊涂蛋们,你们这个搜集信息的水平基本也就告别科研了。对于个别问职业规划的,我就不回答了澳门赌场网站,我只提供统计数据,自己的路自己选择。生物科研有非常大的迷惑性,门槛低,招生量是别的学科的五倍,但做好了门槛奇高。你看生物前沿的大PI们,一个个数理化背景好的不得了,不念个harvard physics/ mit math或是马普 cybernetics的phd都不好意思出道, 这背景恰恰是生物系的学生没有的,这个我也分析得很清楚了。千万不要觉得科研的发展少了你们,会有什么停滞。你们要救的是你们自己。少了张院士是个损失,少了你们的negative result就是科研少走的弯路。按照未来教育部长所说,名校的学生有不同的历史使命,他们应该科学精神至上,不应该考虑就业,要靠这些人推动科学进步,我觉得特别有道理。但是对于三本的学生,也就是第三名及以后的本科学生,我觉得做人最重要的还是开心。还有下次碰到cs的人抱怨不好找工作,别理他,直接咬他。我是认真的,像这样咬:####################既然火了就澄清一下观点。生物的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的过剩是结构性的。换句话说,就是你失业跟你能力关系不大,只是因为,一没有对口的职位,二没有多余的跟专业无关的职位。这个过剩严重到什么程度呢?国内情况不熟悉,美国的很熟悉,因为我也要申funding,对这个很关注。

NCI的头,诺贝尔奖获得者 Harold Varmus 前几天刚辞职,Harold Varmus to resign as head of US cancer institute : Nature News & Comment, 他就是我分享的劝退文章的作者,Rescuing US biomedical research from its systemic flaws。 他表示,除了translational和clinical的研究项目,基础研究的项目要大规模缩减。

NIH也发通告说要全面缩减funding了,这是今天最新的报道:

Congrats Young Scientists, You Face The Worst Research Funding In 50 Years

现在的funding rate是10%,什么意思呢,100个PI写的proposal,只有10个会得到资金支持。假设机会均等,写10个才会中一个。但其实机会不均等,无法转化和上临床的项目,希望非常渺茫。如果你的方向是冷门的基础研究,找退路。。。##################补充一些内容,1. 我班长提醒我卖药的工作也很难找,卖药的也不多。我脑补其实卖药是个肥职,应该不好找。2. 多好的学校多好的program可以打住,这个不太好一梆子打死,一是方向太多,二是好学校的人比较敏感。这样吧,自黑。2008年的science上统计了1991年入学的Yale MBB的学生出路,但是班里26个人读研20后找到教职的只有2个人。原文要自己搜下
  • NEWS FOCUS
SCIENCE EDUCATIONAnd Then There Was One
  1. Jeffrey Mervis

A decade after 26 members of the entering class of 1991 earned their Ph.D.s from Yale's elite molecular biophysics and biochemistry program, only one holds a tenured faculty position. But is an exodus from academia a bad thing?

这里有被炸出来的其他program的人回忆各班的情况:bluelabcoats.wordpress.com过来人他不骗你,不要再挣扎了。3. 转计算转码工是市场决定的,显然不是唯一的路。但一年有20万h1b,可以消化掉很多转专业的人。你问问你们学校,你们系的学长学姐,还有什么可能性。但一定要努力寻找其他的出路。4. 汇总下nature, PNAS上劝退文,自己看吧:Fix the PhD Nature 472, 259–260 (21 April 2011)Fix the PhD : Nature : Nature Publishing GroupLife outside the lab: The ones who got away 03 September 2014Life outside the lab: The ones who got away : Nature News & CommentThere is life after academia 03 September 2014There is life after academia : Nature News & CommentEducation: The PhD factory Nature 472, 276-279 (2011)Education: The PhD factory : Nature NewsRescuing US biomedical research from its systemic flaws March 18, 2014Rescuing US biomedical research from its systemic flaws本来就没啥位置,还有严重性别歧视的问题Elite male faculty in the life sciences employ fewer womenhttp::/content/111/28/10107.abstract媒体报道:Too Few University Jobs For America's Young Scientists : Shots总之,你行你上,不行早退。我知道你们曾经都很优秀,但是时候要重新定位了。明知没路还要往下走的,这就是你:####################################炸出万年潜水员。打算把我的劝退范围从校内扩大到知乎。看到有人举我的例子,你看不出我转专业了么,你这不是坑人么,生物统计跟生物没有关系,你拿个type 1 error出来灌鸡汤没有意义。我是七弯八拐的当了教授,但我基础比本科数学的差了不知道多少,注定是个吊车尾的教授,经常被科班(或是名校,lol)出身的人歧视的要死,这没啥值得参考和羡慕的。各位生物专业本科生,除非有特殊兴趣,早转止损。各位在读phd,除非有特殊技能,除非是名校明星,考虑别的出路。我渣科生科院是偏工科的,但哪怕是bme,学过模电数电信号,用人单位看到生物两字也就直接pass了,再别说你武大的基础科学了,根本没有啥对口的单位。我本科直接工作的同学大都是去卖药了,出国深造的同学大多的quit了,有直接申cs或是ee phd的,有念bme然后找码工工作的,有中途quit念cs或是biostat master的,也都费了半天劲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他们很多曾经都抑郁过,因为看不到前途。你要是属于出不了国,本科毕业拿不到大pharm/咨询的offer,又不喜欢科研的普通孩子,你折腾这个生物专业干啥?去中科院搬砖也要年级前几名吧。不知道你是几年级,我都建议你转系,哪怕你晚个一二年毕业。我曾在校内上统计过大陆出身的sloan fellow教育背景,发现生物专业的其实不太适合搞生物科研,大陆的生物教育是很成问题的。现在贴过来,一家之言,你们自己判断:数据来自2010-2014 Alfred Sloan Research Fellowship,这奖是给phd毕业六年内的北美学术明星的。

Chemistry (9)

2014 Junrong Zheng Rice

2013 Wen Li WSU

2013 Wei Min Columbia

2013 Wei Zhang UCB

2012 Bo Zhang UW

2011 Xiaosong Li UW

2011 Jiaxing Huang Northwestern

2010 Yu Huang UCLA

2010 Yi Cui Stanford

CS (7)

2014 Shan Lu UW-madison

2014 Elaine Shi Maryland

2013 Fei Sha USC

2012 Xi Chen Columbia

2012 Junfeng Yang Columbia

2011 Jinyang Li NYU

2010 Li Zhang UW-madison

Math (9)

2014 Song Sun Stony Brook

2014 Jun Yin UW-madison

2013 Jianfeng Lu Duke

2013 Wei Zhang Columbia

2012 Tong Liu Purdue

2012 Yi Ni Caltech

2011 Xiaoqing Li SUNY-B

2011 Dapeng Zhan MSU

2010 Xiaoyi Zhang Iowa

Computational, Evolutionary Molecular Bio (4)

2013 Yi Xing ULCA

2012 Jinbo Xu TTI

2012 Sheng Zhong UIUC

2010 Xinshu Xiao UCLA

Neuro (4)

2014 Liang Feng stanford

2012 Xinnan Wang stanford

2011 Xue Han Boston

2010 He Cui Medical College of Georgia

Physics (9)

2013 Liang Jiang Yale

2013 Jing Xia UCI

2013 Xi Yin Havard

2013 Zheng Wang TAMU

2013 Jiangfeng Zhou South Florida

2012 Ying Ran Boston College

2011 Shina Tan GIT

2011 Cenke Xu UCSB

2010 Xiaoliang Qi Stanford

手工统计的,可能有疏漏。从这个单子,我们看出物理化学数学入围者都是差不多的,比较稳定。进化分子生物和神经的人不多。这两个方向是生物科研的热门和主流方向之二,但在中国大部分大学的生物本科教育里不会涉及,也没有为该方向的深造做好准备。当然我没有考虑各科出国的总人数的问题,印象中基础学科里面,生物出国的最多,至少俺们学校phd新生中学生物的最多。

来看下进化分子方向获奖者的教育背景:

2012 Jinbo Xu TTI 本科是学数学的,后来学了计算机;2013 Yi Xing ULCA 本科生物+计算机,在stanford统计系做的postdoc;2012 Sheng Zhong UIUC 本科数学和经济的;2010 Xinshu Xiao UCLA本科是精密仪器的。

神经方向的教育背景:

2010 He Cui Medical College of Georgia 是物理的本科,2012 Xinnan Wang stanford没查到,其余二人是生物或是生物物理背景的。

当然高大上的生物科研还有其他很多热门方向,我们来看下大陆生物本科能不能接轨。数据来自2011公布的总统奖(PECASE),也是发给ap的,跟生物相关的主要是健康部门。其实2012, 2013的也出来,我懒得查了。

健康部门按照字母顺序一个一个说过去吧:

Dr. Rommie E. Amaro,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化学工程手段做给药系统的

Dr. Sonja M. Best,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病毒学

Dr. John S. Brownstein, Children's Hospital Boston,疾病的预防监护,做了个百万人使用的系统

Dr. Brian S. Caffo,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生统系,做fMRI数据的

Dr. Nicola J.Camp, University of Utah, 统计遗传

Dr. Pierre R. Comizzoli,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动物保护

Dr. Thomas L.Kash,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School of Medicine,化学背景做药理

Dr. John C. March, Cornell University,代谢工程

Dr. Katherine L. O'Brien,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流行病,疫苗

Dr. Sara L. Sawyer,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化工背景搞HIV的分子进化

Dr. Hari Shroff, National Institute of Biomedical Imaging and Bioengineering,生物工程背景搞细胞3d成像

Dr. Mary Jo Trepka,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流行病

Dr. Linda E. Wilbrech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Francisco, 电生理研究神经

还有七位 MD-PHD, 是临床医生,成长系统不一样,没有列出来,大陆的生物背景没法直接申请md项目

NSF有四个生物口的

Dr. Benjamin A. Garcia, Princeton University 化学背景做蛋白组学

Dr. Hatice Altug, Boston University 应用物理做生物传感器

Dr. Benjamin Kerr,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生物和数学背景做进化

Dr. Lilianne R. Mujica-Parodi,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Stony Brook 数理背景做fMRI

从这里可以看出,跟生物医学的前沿方向有很多是交叉学科,这个很make sense,因为生物是被研究对象,化学的,物理的,工程的,数学的,计算的,心理学的,人类学的等等是研究手段。生物医学科研应当被鼓励,但以背诵研究结果为教学内容,不以解决问题为目的的纯生物系没法培养相应的人才。对生物研究感兴趣的同学应该培养自己的特殊技能,否则很难实现自己的科研梦想。有人说前沿方向特别难申请,你想想为什么,因为背景不match,看不到你做该方向的优势,没法跟其他系的人竞争啊。很多生物医学的突破是由技术突破带动的,现在最热门的single cell sequencing,optigenetics,CRISPR都是交叉背景碰撞出来的,生物系的同学真的准备好了么。你本科毕业申请的时候发现生物医学相关方向30个,哇好厉害,然后发现自己只能申请2~3个,什么感受?如果以上不是你们心目中的生物研究,请问植物,动物,生化,发酵真的需要每年每个系一百来号人来学么。把生物专业留给真正感兴趣,可以自主培养的学生学,对谁都是好事。

即使过五关斩六将,漂洋过海,加入了美国1万六千的新生队伍,学习了以上高大上方向,好找教职么,来看看nih的数据:

找不到教职就是千老了。

想做科研的,如果去不了国内/国外好lab,都可以考虑退了,因为有无数背景更好的人跟你竞争。

生物科研在美国也很成问题,phd学位贬值的厉害, 下图是1998-2008年发出的phd学位,你们看看生物是化学,物理,数学,cs,ee的多少倍。

大部分生物专业是不在STEM里面的,意思就是美帝对引进这些人才不感兴趣。现在的生物科研人员,退一半,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再看下工作岗位在哪里,下图是工作签证的分布:

cs工作是生科的30倍。你用脚想想该转什么专业。

不是因为专业多高级,纯是因为有工作啊。

下面都是针对普通人的,学霸别来添乱:

我推荐的早期自救路线有:

1)cs master -> 码工

如1)不行,2) stats/biostats master -> data scientist/码工

如 2)不行,3)bioinfomatics phd/master -> 码工

转专业路都不好走,但总比没路的好。普通工作的编程没什么恐怖的,又不是要去分析算法复杂度。

晚期自救(不得不念完phd):

1)学校还可以的努力去consulting

2)找bench+计算的postdoc -> biomedical/health 相关data scientist/码工

3)phd当没念过,同早期自救路线

在国内的,重新高考,我觉得都值。把资源留给喜欢的适合的人,对大家都好。